吃拆吃逆
吃all吃替
吃衍生吃BG
且擅长对自己热爱的cp
亲杀亲埋

再逢明月(十八)

大概是最后的日更


“真是劳烦二姑娘了,”吕故凤脸上面无表情,嘴里倒是阴阳怪气,“自打二姑娘回来,这屋子是没少跑,每次到了外间伶俐几句就走了,真难为二姑娘还记得里间儿还有个人躺在那儿。”

唐暄观没理她,等唐南湫进来之后才瞟了她一眼:“我又不是来看你的,你安心坐着就是了。”吕故凤还想再说两句,唐暄观看也不看她,径直往后面走去了。唐南湫倒是礼数周全,不过吕故凤也不看她。

内间味道重,收拾得丫头也不情愿,趁着屋子里没别人骂骂咧咧的,听见响动赶紧停下,摆出一副恭顺面孔。唐暄观也懒得跟她计较,走近了看一眼,大概跟普通人家等死的老头没什么两样,眼睛半睁不睁的,没什么知觉。

丫头正准备悄悄退出去,还没大动作就被唐暄观喊住了。她在床边坐下,看着老爷子抬抬下巴:“他一直就这么睡着?”

“奴婢不知道,伺候老爷子的事情是我们姐妹几个轮着来的,”小丫头不敢抬头看唐暄观,“不过每次奴婢收拾的时候,老爷子都不怎么清醒。”

“你在这儿伺候多久了?”

小丫头想了一会儿,才敢开口:“从老爷病了,一直到现在,约摸有四五个月了。”

唐暄观不去难为小丫头了,她招招手让唐南湫过来,“你说……这老头子究竟是什么病?怎么看起来跟要不行了一样……”

“二姑娘!”唐南湫打断她,“二姑娘切莫说这种话,老爷子听了要伤心的。”

“我管他伤心不伤心,我半大不小的时候他也没管过我,怎么不问问我伤不伤心?我现在好歹还来看看他。”

“这事儿只有管事们跟医生大夫们知道的,你让她出去吧,”唐南湫把她拉起来,印到离床铺稍远一点的八仙桌旁坐下,“小丫头什么都不知道的。你也当点心,别过了病气。”

丫头如获大赦,正准备退出去,一抬头唐暄观正似笑非笑地看着她,又弓着背缩了回去。

“我还有话要问她呢,出什么出呀?”唐暄观天天穿的毛呢束口裤子,还有老长的军马靴,一坐下就翘着个二郎腿,看上去就是个正经流氓,“这些天有谁来看过老头子?”

“几……几个管事们,天天一齐儿来的……夫人也是大早上就坐在外间,还有……还有……”小叶头怯生生抬头望向唐暄观的背后,“这位夫人,也天天来的……”

唐暄观把脚往地上用力一瞪:“什么这位夫人?会不会喊人了?能不能好好喊一句太太了?”

唐南湫在她背后简直要叹气了,唐暄观现在哪儿还有十几年前大家闺淑的样子,出去不被人当成个游手好闲的二流子就算命好了——算了,何止是大家闺淑的样子,真是连个女人的样子都没有了。

小丫头吓得眼泪都要掉下来了,哆哆嗦嗦地跪下喊太太,抖得跟筛糠一样。唐南湫看不过眼,绕过唐暄观,把地上的小姑娘拉起来坐到一边去了,拉着她的手一句句轻声细气的。“你不用怕,就是问问老爷子的事情,你知道就说,不知道摇摇头也成。”

小丫头还是不敢抬头,不过点点头,这对话也算是能往下进行了。

唐南湫跟唐暄观对了个眼神,转头问小丫头:“这几天,有没有人单独来看过老爷子的?”小丫头摇摇头,不作声。

“那老爷子病情怎么样?有没有什么好转?”小丫头抬头,往唐南湫脸上扫了一圈,低下去还是摇头。

“那这些天,老爷子清醒不清醒,有没有叫来什么人,说了什么话呀?”

小丫头的声音小得跟蚊子哼一样:“没有,老爷子这些天,几乎就没醒来过。”

这不是个意外的答案,但的确是个让问题更复杂的答案。唐南湫跟唐暄观又对了一眼,她怕怕小丫头的后背,轻声道:“好了,这儿没你事儿了,你先出去吧。”

等小丫头彻底退出去,唐南湫才站起来又重新回到唐暄观身边,轻声说道:“保不齐真的是我猜错了,要不然什么事儿也没有,霍管事不至于要急着去找喻也。”

“算了,他找不找也跟我没什么关系了,”唐暄观折腾这一早上,原本还不错的的心情也弄得惫懒起来,“反正老头子也不会因为这事儿对我有什么改观。过两天李少将的宴,要不然你替我去了吧?我是跟他熟得没边儿了,你还不怎么认识呢。”

“……这怎么成!”唐南湫稍稍反应了一会儿,唐暄观这是要把她彻底推出去,当个唐家面上的话事者。

唐南湫压低了声音:“这不合适,请的是您和姑爷,我一个姨太太与这相什么干?您就别再把我抬出去了。”

“哪里的话?你现在不是料理家里事料理得也妥妥当当的么?我让你跟我一起出去也没什么错处呀。”唐暄观装聋作哑,只当听不懂她说的是什么。

吕故凤见自己的丫头从屋里出来了,里面那两个人却迟迟不见人影,总疑心她们要给自己下什么套儿来。往外间门口一站,里面主仆两个立时不说话了。

唐暄观一直看不上吕故凤,见她进来了,翻了个白眼就要抬腿走人。唐南湫在背后偷偷拉她的衣服。

“看完老头子了,那我们走了。”唐暄观硬邦邦丢下一句话,权当是告别。

唐南湫不想跟吕故凤面上闹得那么难看,平白叫别人看了笑话去,但是既然吕故凤不赏脸,那也不用再硬往上凑,做个表面功夫算了,于是又是一个象征性的礼,行完就出去了。

她们两个人怎么来的,就还是怎么走的。唐暄观在前头,抵着冷风,唐南湫在后头,扫尾收拾。


评论
热度(1)

© 封易_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