吃拆吃逆
吃all吃替
吃衍生吃BG
且擅长对自己热爱的cp
亲杀亲埋

再逢明月(十七)

珍惜日更


陆君谷脸上青一阵红一阵,杵在原地不说话了,唐南湫唯恐他们又吵起来,赶紧打断:“二姑娘,现下当然是什么也查不出来,管家这些年二姑娘做得干净,但是怕就怕,他们贼喊捉贼。”

唐暄观对着她,脸色还是稍微能缓和下一阵的:“一两个月没动静,这会儿不年不节的,他们动弹作什么?要是真有动静,那估计就是老头子回光返照,等不下去了。急个什么劲儿,一会儿湫儿跟我去后院儿看看去,什么就都知道了。”

“怕的是,可能不是老爷子的意思,”唐南湫压低了声音,“霍管事可不是大宅里的人,从外边调进来的,我也摸不清,万一他趁着老爷子不知事……”

唐暄观一拍桌子,喝道:“我看他敢!”

“他敢不敢我倒不知道,兴许敢得很呢!”陆君谷在旁边浇油,唯恐唐暄观不把这件事放心上,“老爷子现在整日昏沉,谁还不知道这个主家是谁当的了?说不得就有谁猪油蒙了心,勾结了外头的吃里爬外。”

“姑爷!”唐南湫瞪他一眼,“你怎么净添乱。”

唐暄观把喝了一半的茶水搁下,心平气和地看看他们俩:“我也不是个傻子,什么情况心里有数,不就是老爷子看不上我这个女儿么?我也不稀罕他这个父亲。只是他能不能睁开眼睛看看,忙前忙后给他操持家业的,是我,不是哪个毛孩子。”

“不管霍冠霖到底是不是去找喻也的,是也好不是也好,都不重要。你们俩在这儿说这些,无非就是想让我上点心,但是你们想想,这是我上心了就有用的事情么?”唐暄观说着,突然就红了眼眶,“你们俩在这儿跟我说什么争家产,我听完之后要去对付的,不是要跟我争家产的人。”

唐南湫沉默一会儿,走到她身后去,扶着她的肩膀:“二姑娘,我陪你去看看老爷子。”

 

吕故凤是一直在屋里伺候着的,她如今也没旁的事可做,除了绕着一个病歪歪的老头子。这个老头子说不定还能睁开眼,看一看她忙前忙后,辛劳辛苦。

唐老爷子年轻时候到处喊打喊杀,威风得不可一世,现在也只能瘫在这儿等人把屎把尿。吕故凤从小就怕他,小时候她爹只是个花匠,结果被硬拉去跟人砍架,抬回来的时候身上已经是横七竖八的了,血还是热的,一下一下滋出来。吕故凤被娘硬拉着跪在她爹身旁,当爹的想抬手摸摸她的脸,她却被血吓得大哭,坐在地上腿都软了,还使劲儿想往外爬。

吕故凤永远都记得,三十来岁的唐令缔拨开人群走过来看了一眼,把一袋鹰洋放在她爹身旁,像看垃圾一样看了一眼满脸鼻涕泥巴的小姑娘就走了。这一次不用他再动手拨开人群,闹哄哄的空场变成一片寂静,只有她娘撕心裂肺的叫骂声和她极力想忍住的哭声。

她对这个男人又敬又畏,也想趁他没有还手之力的时候往他脸上吐唾沫。老爷子早就是个老人了,久在床榻,为了不让他生褥疮,只能每天给他擦身。最开始吕故凤还有心思,天天自己动手,老爷子看见了,也会笑笑,让她不要整天围着老头子转,去账上支点钱再买个新的玉镯子,吕故凤说不要,就像待在他跟前,旁人来做都不放心。后来日子久了,他清醒的时间越来越短,眼角的眵目糊也越来越厚,屋子里弥漫着中医西医混到一起的恶心药味儿,还有一股子老人臭,吕故凤就越来越不想靠近他了,连进屋子都成了一种折磨。

就是那个时候,陆君谷的一个眼神抛过来,她就上钩了,还是心甘情愿的那一种。陆太公一笑,她就愿意把魂儿都掏出来,只要能接她出屋子,跟那个老头子离得远远的。男女之间的事情本来就没多少种答案,不管是虚情还是假意,吕故凤都愿意为了摆脱现在的龙潭而跑到虎穴去。

丫头们接手了这种事情,她看着心里疼得慌。原来吕故凤做丫头时,也知道只要主子开了口,呕出来的东西也得笑着吃下去。虽然嘴上答应得好好的,但谁不是人、谁没有个不愿意的时候?每天谁要进屋子里伺候一天老爷子,她就从自己账上划走一点点,一个银角子或者什么洋元之类的,偷偷塞给丫头们,权当是补偿。她自己私库没有多少,这些年攒下来不容易,自然不敢乱动。霍管事跟唐三叔倒是跟她提过几次,打赏下人们不要那么多,也不要那么频繁。母家没有势力,她跟这些拿捏实权的管事们硬不起来,嘴上答应得好好的,一扭头还是给。

谁的命不是条命啊,但是命怎么就天生有什么贵贱的区别呢?

她坐在外间,老人臭稍微淡了点,药味儿还是很明显,里面丫头正在给老爷子擦身,她坐在外头想东想西,风吹到膝盖上了才发现有人来了。吕故凤赶紧理理自己的衣裳,正准备揉两下眼睛做个哭红的样子出来,就听见来人说话了。

唐暄观站在门口,掀着帘子,没打算进来的样子,一张嘴就是讥诮声音:“夫人呀,可没旁的人,那一套不用费心做了。”

手僵在半空,吕故凤当作没什么事情发生过,缩回来放在皮袖筒里头:“来啦。”

“我是来看老头子死没死的,你就不用站起来了。”唐暄观没有一直站在门口,进来之后还帮后头的人打着帘子。

吕故凤眯了一下眼睛。后头的人是唐南湫,这个女人天天来,她不仅认得,还记得她没回老家之前跟着二姑娘的时候就是这副不急不缓的样子,都是家里的奴崽子,弄出一身高贵模样,谁还不知道谁。往后数这么多年,不也一样是个爬床的贱坯子么?


评论
热度(2)

© 封易_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