吃拆吃逆
吃all吃替
吃衍生吃BG
且擅长对自己热爱的cp
亲杀亲埋

再逢明月(十六)

基本掐点,珍惜日更。


唐暄观一大清早回宅子用早饭,门房上收到订的早报,搁在饭厅的桌子上,最上面一页还被一封请柬压着。唐暄观进门就看见那一张黑金的请柬,特别晦气,看上去没一点正经人家的感觉,反而像是鸿门宴的门票。

她都没坐下,先打开了这封请柬。做得还挺精致,大约是连夜做好、一早送到府上来的,还有一点未散尽的油墨气息。扫了一眼,不过还是那些翻来覆去的客套话,随便寻个由头开场舞会,再让自家主子出来晃悠一圈,昭告一番天下我还没死呢。唐暄观小时候学堂也没怎么上,实在是烦透了这些繁文赘语,最后落款一看,果然写着“李寒郁”三个大字。

陆君谷比她稍来迟一步,不知道在院子里沾上了什么,抖擞着长袍的前卦进来了,看见她就问了一句:“怎么站在这儿?”

“你看看这个。”唐暄观把手里的请柬递给他,自己在老位置上坐了下来。

陆君谷接过来,他这几年这种帖子也见得多了,知道哪儿是重点,一行行扫过去,落款处才眯了眯眼,“李寒郁?”

唐暄观点点头,还有心思打趣:“这看来昨天柳副官是把那小报社砸了个稀巴烂,恐怕这请柬都是拿着枪抵到主编脑袋上,让他用报社的印刷机器印的,完事儿再让一个个硬笔杆子亲手把这请柬写出来的,这可跟以往柳副官那狗爬字不大一样。”

“看来你心情不错,还能笑人家柳副官的字不好,”陆君谷又是那种低沉的笑声,笑得也算得上是明朗英俊,“你的字可没比人家柳副官好到哪儿去。”

这提的就是陈年旧事了,唐暄观最开始打上陆君谷主意的时候,还不大好意思直接说出口,别别扭扭算是拼凑了一封情书约陆君谷去听戏——也不想想哪儿有年轻男女私底下见第一面就直接去听戏的?陆君谷拿到情书本来都看不下去,看见是谁写的一个激灵就上来了,费了老半天劲儿才把那些字儿一个个认下来。

唐暄观也跟他一起笑,“我字儿丑,可是我也不提笔呀!文书那些事情都有人代我,哪儿跟柳副官一样,一整个木头墩子,除了打仗厉害什么都不会,还非要次次‘代李少将书’,我可不会这么干。”

“是是是,我们二姑娘向来本事通天,一卷书才压得住五百年。”陆君谷的嘴是真的甜,样貌也是真的好看,眉毛又直又挺,一笑起来眼睛弯弯的,比平日里更深邃,眼角虽然堆起来几道细纹,却没有丝毫年长之感,鼻梁也高,嘴唇也薄,跟租界里那些个外国巡捕差不多,甚至站到一起恐怕身量都不会输上几分,实在是好看。也难怪每次两人之间气氛稍稍好一点,认认真真当一对恩爱夫妻的念头都会从地里冒头,搔得唐暄观心里痒痒,样貌好真是占了无数的好去了。

陆君谷也只有对上姑娘们,那一根弦一关窍才能打开,他现在一口一句哄得唐暄观开心,也只说她心情好,丝毫不提昨天晚上是谁让她心情好,也不提她这么一大早回来,仿佛只是夫妻因事分房睡了一晚而已,不过是书房和卧房的距离,第二天一早又再亲近。

外头传来一阵脚步声,两人一齐抬头往门口看过去,有点吓到唐南湫了,“二姑娘,姑爷。”她规规矩矩行过礼,挥手让后头端着吃食的丫头们往前去,自己也含笑坐下,“那看来今天我倒是有些晚了,倒教你们好等了。”

“哪儿有,我也刚坐下。”唐暄观也不愿破了陆君谷苦心经营的一番和谐气氛,等唐南湫在她身边坐下,抬手把一绺头发挽到她耳后。

唐南湫难得有这样仪态被挑出毛病的时候来,脸上有些微红,小声跟唐暄观说:“叫二小姐见笑了。”

“家里事情多,你本来就忙,一时半会儿是小瑕疵而已,不妨事。”唐暄观也小声跟她对,一副小女儿家说悄悄话、不想让陆君谷听见的样子。这距离隔得开什么?陆君谷失笑,既然她们不想叫他听见,那他还是装听不见好了,只一心地看着丫头们布菜,没有几样,却是津津有味得很。

吃饭的时候食不言,这是一贯的规矩了,只是今天唐南湫抬头看了唐暄观好几眼,欲言又止。唐暄观有些莫名,端着碗看她:“什么事儿吃了饭再说,今天蔡师傅做得偏甜,我觉得你应该挺喜欢的。”

唐南湫面上有些为难:“是我不好,那等用完饭二姑娘等等我,我有事儿要跟二姑娘商量。”她看了一眼专心吃饭的陆君谷,又把他也添上了,“还有姑爷。”

陆君谷颇为无辜,不知道她们主仆两个的事情为何要牵扯上自己。

唐暄观也有些意外,也看了陆君谷一眼,也不明白为何这个草包在唐南湫眼里看起来还挺重要的。

 

用完饭按例上了清茶,在一旁伺候的丫头们就陆陆续续退下去了,唐南湫无心用茶,见门关上了赶紧站起来:“二姑娘,姑爷,今天早上霍管事出去了,没叫人备车,是到了门口叫外头的车走的,我估计是去找喻也的。”

陆君谷反应倒是出奇得大,也一下站起来,凳子都差点带倒了:“你看见了?你确定他是去找喻也的?车子往哪儿走了?”

“往枫庄里去了,我不知道是不是,我这儿没人能跟着去,”唐南湫语速比平常要快,“我就是看见霍管事出去了,心里头不安生,总感觉要出事儿了。”

唐暄观还是不动如钟的样子:“这种事情你也慌?我还就真不信喻也能查我查出什么来了。陆君谷,你的仪态什么时候能学学好?遇到点芝麻大小的事情就这么沉不住气,哪天老头子要是一口气撅过去,你是不是要替吕故凤给他殉葬去?”


评论
热度(2)

© 封易_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