吃拆吃逆
吃all吃替
吃衍生吃BG
且擅长对自己热爱的cp
亲杀亲埋

再逢明月(十四)

更了更了 @何路归途 


喻也心急,踩着高跟鞋噔噔噔就往外跑,推开起居室的大门,在外面坐着的保全们就站起来了。

打头的那个伸手拦她:“喻小姐,管事说过……”

“我账本掉下面了呀!”喻也瞪了那领头的一眼,毫不客气地把他手臂一推,“要是丢了你能负责?”

领头的看看四周的人,其实他也只是象征性拦拦,喻也跟霍管事,哪个人都惹不起,她非要下楼,那要是拦得急了,不管出什么事情他们都担待不起。他站在这儿还在犹豫到底怎么办,那厢喻也已经往下走了。

门房婆子从后面追出来,看见他们站在这儿,气都不打一处来:“你们站这儿干嘛?愣着当木头桩子啊?”说着就从他们中间撞过去,追着喻也跑了,保全们跟到婆子后面,一大串人在木板楼梯上吵出不小的声响。

喻也到了门口,看见路对面那个愣子站得笔直,看见她出现在楼梯口,一笑呲出一口白牙。两只手端端正正捧着一块硬纸板,要多傻有多傻。

她“扑哧”一声笑出来,站在楼梯口,后知后觉自己穿着家居服就奔下来了,头发也没弄,就这么见人还是多少有些不好意思的。喻也红着脸,扒拉两下头发,又穿戴整齐了才往对面走。

柳词捧着那块破板子,心里的紧张不比捧着少帅的枪来得少。站得愈发笔直,居然在十一月的寒风里隐隐出出汗的迹象。

路上没多少车,喻也走过来也没画多少功夫,她低着头说:“这是我的东西,不小心从楼上掉下来了,不好意思啊。”

“没没没。”柳词紧张得忘了把板子递过去,直到喻也看了板子好几眼才反应过来,噌得举到了眼前,反倒吓了她一跳。

喻也觉得这个人实在是好玩,接下来之后歪头一笑,“我的住所就在楼上,为了谢谢你,要不然我请你上去喝杯茶?”

“这个还是不用了,”身后的汽车终于有了动静,李寒郁把帘子拉开,车窗摇下来,替柳词做了这个决定。一双眼睛看过来,刺得喻也有后退一步得冲动,“他还有事儿,恐怕不能给小姐赏光了。”

这句话不伦不类的,按理说实在是不算客气的一句话,不过经由李寒郁嘴里说出来,倒像是本来就理所当然的样子。喻也也不是没眼力见儿的人,扫一眼就知道后面车里这个男人她惹不起。沪上地界不如港岛大,有钱有势的人倒是多出不少来,还一个个都张牙舞爪地横着走,真不怕把路给挤满了。

喻也再抬起眼,脸上仍然是开心的表情:“那改日再说?不管怎么说,这一顿谢可是少不了的。你叫什么呀?我去哪儿找你?”

柳词不知道怎么回答,直接扭头去看李寒郁。李寒郁在车里看他那傻样,真是再看不下去,无语地把车窗摇上去,“哗啦”一声,用力扯上帘子,啥指示也不给了。柳词眨巴眨巴眼睛,反应过来自己这是又被少帅嫌弃了,“那个……城外三十六军团,报我的名字就成。”

“那你……倒是告诉我你叫什么呀?”

“诶?哦哦,我叫柳词。柳树的柳,唐诗宋词那个词。”

这个名字其实不算很陌生,喻也没想到一块破纸板就有这样的收获,面上倒是一点声色都没动,“这个名字倒是诗情画意的,柳词是吧?我记着了,等我有空就去找你。”

柳词呆呆应了一句“诶”,应完之后赶紧反应过来:“那我走了。”

喻也应了一声,回到楼梯口,看着汽车又发动,开走,拐了一个弯才转身。门房婆子跟保全们都站在身后,一直看着她把东西拿回来。

“站在这儿干什么?我把掉下楼的东西捡回来也要你们监视了?”

门房婆子赶紧跟喻也低头:“不是不信喻小姐,实在是霍管事的吩咐我们也不敢……”

喻也站在婆子面前,面无表情:“霍管事真是好大的本事,把我从香港骗过来,还敢软禁了,我今天没听霍管事的话跑出去捡东西,是不是明天就要被霍管事打死了?让他明天来见我,再不见我就拎行李回香港了。”

婆子领着后头保全们给喻也让开一条路,“是,喻小姐的吩咐我一定照办。”

喻也手里拎着硬纸板,施施然迈开脚步上楼,像个刚打赢了仗的将军,一个眼神也不屑于给这些低着头的手下败将们。回了屋子把房门关上,把一摞报纸搬了出来。

在沪上浪费的这些天,不能出门,喻也就叫人把所有报纸都订了一份,上到军国大事下到花边新闻,什么都看了个遍。柳词这个名字她肯定是看过的,就是不知道在哪儿见过了。

车里的那个男人跟柳词穿的都是军装,柳词最后一激动还差点敬了个军礼,看得出来是日积月累下来的习惯了,那就大概,不是在什么烟花小报上。喻也从最近的翻起,翻到昨天的就看见一整版的李寒郁的讣告,她心里一动,直接往一两个星期前的日期翻过去,在一篇报道护法运动的新闻里看见了这个名字。

“柳词,李寒郁。”喻也把这两个名字念叨几遍,打开门又去外面叫人,婆子听了赶紧从灶房里出来,站在楼梯下面回话:“小姐还有什么吩咐么?”

“今天的晚报还没到么?”

婆子瞧瞧钟,回道:“没有,不过大约也快了,应该是下个钟头就送过来了。”

喻也点点头:“到了之后直接送上来,不用再跟晚饭一起了,还有,叫人去收一份外滩上那些名品店的册子来,我要买些首饰。”

“是,小姐还有没有别的吩咐?我一并去做了。”

喻也转身进门:“没有了,你去忙吧。”


评论
热度(2)

© 封易_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