吃拆吃逆
吃all吃替
吃衍生吃BG
且擅长对自己热爱的cp
亲杀亲埋

再逢明月(十二)

作者有话说:舒芙的脱毛刀真好用扣诶扣


唐暄观猜得没错,柳词的确是要去打砸报社了,只不过刚抓着报纸准备出门,就被李寒郁拦下来了。

“先随他说去,你等个半日再去。”李寒郁悠哉游哉,“你要干什么我是拦不住的,不过你起码听我一句,等谁都知道了这家登了我的讣告再去砸,打仗也得讲究师出有名啊对不对。”

“这种丧气事儿,早打早了。”柳词实在是压不住这个火气,还想往外走,手都已经摸到枪柄上去了。李寒郁拉下脸:“站住!”

柳词在门口站住了,这个口气一听就是李寒郁开始正经了,往重了说,这会儿李寒郁说的每一句话可都是军令。他不大甘心,李寒郁其实没多少回真的拦住他横冲直撞了,毕竟谁也不是小毛孩子,多少都是有分寸的。

李寒郁走到门口,脸依然阴沉着:“连我的话都不听了是不是。”

“没有,少将。”

“没有就给我滚回去,等我让你出去你再出去。今天上午也不用去兵营了,绕着院子跑大圈,什么时候刘妈们开始吃中午饭了什么时候停下。”

“是!”

柳词满脸都写着不情愿,不过还是乖乖往院子外头跑,到了门口开始沿着围墙根儿跑。

李寒郁在市内的宅子是随父亲来沪后一直住着的,据说是哪个大使留下的,装潢纯西式,宅子外面还有大花园,独门独户,跟谁家都不挨着,占地面积跟城外兵营的操场有得一比,这个大圈要是不打折扣地跑下来,寻常人大概半条命都搭进去了。

李寒郁用完早饭,再耽搁一会儿,正好出门的时候柳词跑完第一圈回到了门口。汽车没有进到院子里去,而是在大门外面候着,柳词停下来,护着李寒郁上了车。

“想清楚没?”李寒郁把车窗摇下来,问柳词。

“没有,少将。”

本来李寒郁想着,要是柳词这一根筋的脑袋能想清楚,今天上午的这个命令就当作没有,该怎么样还是怎么样,现在他只想把这人脑子给扒开,亲手把那一根筋分成个七窍玲珑心。

李寒郁这是今天早上第二次拉长脸不高兴了,他不再理柳词,把车窗摇上去,帘子拉下来,跟司机吩咐道:“去兵营。”

 

吕故凤今天难得出门一趟,她正儿八经成了当家主母之后,除了必要应酬便少有时间出门,唐老爷子活在世上是个不世出的英雄,也是个老旧陈腐的狗熊,他不喜欢叫家里的女眷们出去抛头露面,还是在沪上吃过几次所谓“太太外交”的亏,才松口让夫人女儿们出门走动。原配夫人也不喜欢出门,更别提本来就是家生子的续弦夫人了。这点很合老爷子的意,其实多多少少他是觉得吕故凤出门丢他脸面的,吕故凤识趣,也就不往外跑。

其实夫人出个门也并不是什么稀罕事情,总有些场合二姑娘代替不了,陆君谷有分寸,也不会真的就手底下这几个人牛一样使唤,谁出门都盯一盯。他要盯的是喻也,只不过吕故凤找的正好也是喻也。

刚过晌午,孙驰又来宅子里回话,说夫人一大清早就到了喻也住的地方,只不过门都没进去,叫那几个像是老爷子安排的人给拦下了,后来似乎是喻也带过来的老妈子说了几句,吕故凤就回去了,从头到尾也没有看见喻也出现。

唐暄观跟吕故凤不欢而散,第二天内宅里跟钱有关的事儿就被交到了唐南湫手里,这会儿书房里只有陆君谷一个人。他觉得意外,隐隐又有些不安,但是吕故凤去找喻也能有什么事儿呢?他仔细问过吕故凤出现跟回去的时间,便打发孙驰走了,又招了人来去找唐南湫来,准备与她好好商叨商叨这件事儿。

这种事情并不好说得太明白,唐南湫大概以为不是什么要紧事情,过了一会儿才来,应该是先收拾完手头上的事情之后才来的,说不定还回屋换了件衣裳。

唐南湫知道要接手家里的事情之后,穿着就老成了许多,她本就年轻,宅子里连二十五往下的丫头都不多了,她要是再穿得鲜亮又能服什么众。今儿个穿的是唐暄观给她的一件旗袍,还是前几年那宽宽大大的样子,下摆能盖住脚踝。黑绸缎上头织得红色暗纹,在阳光底下才能看得清楚,这是寒冬腊月,也没多少太阳,是以这衣裳看上去就是件黑的。大衣倒是昨天陆君谷陪她去买的新款式,在腰间一根腰带勒出了腰身,手腕跟领口也都是蓬松的毛毛,倒不知这一身到底是想看上去显老,还是想看上去显嫩。

陆君谷跟她在圆桌边儿坐下了,丫头端上两杯清茶,又退下去阖上了门。“今天孙驰来,跟我说了一件事,不知道你今天早上有没有留意夫人的动向?”

“夫人?”唐南湫打量他一眼,带着几分戏谑,“今天早上夫人应该是出去了,怎么?”

陆君谷明知道她那副表情是想说什么,有些尴尬,但也不好直接开口,难道要说“我没想跟她再续前缘”么?清清嗓子,开始说正事,“孙驰今天来,说夫人今天早上去找了喻也。不过喻也压根儿没出来,门房婆子就把她打发走了。”

这个消息倒是想不到,唐南湫还是有些在意的:“夫人去找了喻也?她们是有旧,还是老爷子跟夫人透的口风?”

“我也是这么想的,要不然就是夫人跟喻也有旧,要不然就是夫人从老爷哪儿知道了喻也,她想借着喻也做成点什么事儿,再要不然,就是……”陆君谷的手攥紧了杯子,“老爷子授意的,让夫人去跟喻也说点什么。”

唐南湫仔细思量过,说道:“今天夫人出去得早,回来得也早,而且偷偷摸摸得,是要背着人的,我觉得不大可能是老爷子授意,要是那样夫人干嘛还要躲着老爷子?至于有旧……什么样的旧,能让夫人宁愿背着老爷子,大清早那么赶也要出门,去见一个在众人眼里她本不应该认识的人呢?”


评论
热度(2)

© 封易_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