吃拆吃逆
吃all吃替
吃衍生吃BG
且擅长对自己热爱的cp
亲杀亲埋

再逢明月(八)

双更get√


老爷子比所有人想得都更加硬挺一点,冬月初,身体居然又开始慢慢好转了,不管是大夫还是宅院里的人,都啧啧称奇。唐暄观就想得要更多一点,她天天担心这是回光返照之相,暗地里已经叫人去寻觅寿材了。

其实寿材早有一副,不过那是上次老爷子逢凶尚未化吉之时,为着冲喜置办下的,料子做工都不能说是好的,跟唐家这庞然大物比起来甚至还有些寒酸,唐暄观一直看那东西不大顺眼,巴不得能什么时候进来一个糊里糊涂的小厮,把这倒霉玩意儿当成劈柴烧了。

兴许是因为老爷子好转了不少,又或是碍着唐暄观,吕故凤最近少有跟陆君谷来往的机会,老爷子不知事不等于别人不知事,她早是收敛了起来。只是每次陆君谷到了老爷子跟前,两人不过一个照面的功夫,吕故凤那双眼里的哀怨能滴出水来,叫他是真的应付不来,像是自己负了谁一样。唐暄观见他一见吕故凤就一副装不住的样子,臭骂一顿之后就免了陆君谷的时时探望,又开始在明面上掌起家里的大权来。

她的姿态摆得明确,倒真有几个蠢蠢欲动的管事掌柜站到了她这一边,来往得足够密切,陆君谷看着只觉得心惊。三叔是唐南湫亲父,又是老爷子一向最倚重之人,他们父女两个谁都不好开口向谁,只能一门心思向老爷子、向唐家,唐暄观向来聪明,想想也就明白了,故此跟唐南湫也远了去,只叫陆君谷传话让她别多心,用饭也不用她布菜了,慕辰又找回了她原来的位置。饭桌上陆君谷趁热打铁,把唐南湫教的话一句一句摆出来,反而惹来一顿争吵。

唐暄观聪明一世,在这事情上从头到尾就没有明白过,不过是那些父女情谊为名的东西还存在,扰了她心神,让她冷静不下来。撑死了,她从来不信自己比那毛都没长齐的小屁孩,除了二两还少了些什么——那孩子或许还没有二两。

陆君谷不敢再提,生怕惹她生气,她一气又要闹些什么幺蛾子出来了,沪上可还有个虎视眈眈的喻也,用脚趾头想也知道是老爷子为了二姑娘备下的,这会儿可不敢叫人再抓住小尾巴了。虽然二姑娘光明磊落从来不放在心上,他可是做贼心虚,教人盯着,日日过来回话,从不敢有半分懈怠。唐暄观把掌家大权拿走以后,他更是一门心思扑在上面,什么女人都断了去,只想这一个女人。

可是这个女人门口有那么十来个保镖住着,三五日不见她踏出房门一步,也不见有人送什么东西来,仿佛是来虚度时光的。

陆君谷跟唐南湫商量,要不要派人去接触接触,也好心里有个底儿,唐南湫将人叫过来仔细问过一圈,打发走了以后,说:“我觉得喻也小姐身边,不大有试试的机会。”

陆君谷立时急了,嚯得从椅子上站起来:“这又是为何呢?”

“我怕喻也小姐身边的这些人,是老爷子派去的。”唐南湫把他又劝坐下,亲自斟了茶奉到桌上,“方才孙小哥说,换班轮替的人里有个姓王的秃子,长得极黑。大约六年前,唐家跟青帮对上的时候,有个给二小姐挡过一枪的护院也姓王,似乎叫什么飞,那一次伤了身体,后来就送到苏州庄子上去了。”

陆君谷回忆过一圈,什么也想不起来,六年前他还不曾得二姑娘青眼,对于唐家跟青帮交火的事情了解一二,但是细节上什么也不知道,报纸上也不会登太多东西,这件事情他应是第一次听说。

“你能确定那个护院,就是现在喻也身边的保镖?”

陆君谷嘴上还在怀疑,其实心里已经信了七分。唐南湫打小跟着二姑娘,什么事情都清清楚楚,她说的陆君谷自然是相信的。

“应该错不了,姓王,黑皮的一个秃子,刚才孙小哥也说了,那人说话带了点曲里拐弯儿的口音。孙小哥住慈航仙观附近,那一片是川陕之地的流民聚居的地方,他分不清这些口音也是情理之中。”唐南湫细细道来,引得陆君谷不住点头。

“对,对……是这样了。”陆君谷呷一口茶,“既然是老爷子的人,那保不齐还真是给二姑娘下的什么套,我们二姑娘可千万不能一脚踩进去。”

唐南湫见她听进去了,心放下一半来。陆君谷虽说要才无才要德无德,只有肯听别人说这一点是好的,有这一点在,便不怕他做出什么事情来。只可怜自己一个姨太太,晚上尽职尽责就算了,白天也得尽个军师本分,真是苦了去了。

陆君谷越想越觉得自己做得决定真是英明,转头一看唐南湫的心思都飞了,也没什么可觉得不舒服的,反而有心情打量她:“今天口脂涂得比昨天好了,昨天那红嘴唇虽然也好看,总觉得没有味道,像小孩儿偷抹了大人的。”

唐南湫有些愣怔,想不到他会把话题拐到这种地方来,笑着回道:“姑爷说的是呢,今天涂的是外厂一个牌子原来出的口红,昨儿个下午收拾东西的时候瞅见铜管里还有个底儿,今儿就挖出来抹了。”

“就剩那一点了么?”

唐南湫不明所以,如实点点头。

“索性我近来也无事,”陆君谷一口气喝完了杯里的茶,满面春风迈步往外走,“我陪你去挑些新的,以后日日都可以抹。”

这一出想到了便做了,这性子唐南湫这几日见识过数次,这倒是唯一一回她不想劝住的。心里多多少少被这纨绔子弟打动了点,再往前,说要给她买新衣服新首饰的,除了阿爹也只有二小姐了。

今天风吹得大,陆君谷正穿大衣的时候,见唐南湫站在原地还没动弹,奇道:“你怎么不走?这一身今天穿得好看,就这么穿,外头披个大衣,咱们便可以出门去。”


评论
热度(2)

© 封易_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