吃拆吃逆
吃all吃替
吃衍生吃BG
且擅长对自己热爱的cp
亲杀亲埋

再逢明月(六)

居然还不到长微博出场的地方


陆君谷刚揣回肚子里的心又从嗓子眼儿里被血不淋拉地提溜出来,现在再开口,说自己要染指这位管家闺女,半分好果子也吃不到。

“我……我……”陆君谷不敢起来,甚至又不自觉地将身子往下伏了一伏,头两天晚上跟唐暄观又是争执又是缠绵时的伶牙俐齿浑不见了,支支吾吾像个刚学语的稚童。

唐暄观的冷笑从头顶上传来,这一声比起之前岁月里那些数不清的轻蔑都更为纤细绵长,从墙壁反弹回来还能扎得他满身刺——躲也不敢躲。

唐暄观用脚尖把他的下巴勾起来,头层牛皮的靴子今天不是很锃亮,在外跑了一天,上面还带着不知道哪里来的泥,尽数抿在皮肤上:“我以为你头上那个东西里起码还装了点什么,现在看来除了女人什么都没装。”

她越说越气,真是放纵了自己,随着心意把陆君谷的头猛得踩到地上,只得到一声闷响,这怎么浇得灭心里火焰?于是又碾了碾。陆君谷被这举动给吓懵了,两眼一黑,直到后脑勺上坚硬的皮靴底子又开始用力,他才回过神,从唐暄观的脚底下挣扎出来。

鼻梁上曾经有一声脆响,等陆君谷眼前再度亮起来,已经不用碰都知道流血了,额上应该也被这粗糙地面磨出了伤口,总之整张脸都是疼的。

他喘着粗气倚着门,在屋中站到了最方便逃跑,也是离唐暄观最远的那个角落。他应该大打出手的,而不是仅仅如这般无所谓地怒目而视。但是陆君谷竟然连怒目而视都维持不下去,对唐暄观地臣服和惧怕已经被深深刻入了骨子里,是他想反抗也反抗不了的下意识。

“瞪啊,怎么不瞪了?”唐暄观真是打心眼里看不起他,大概以后再也不会看得起了,“是伤口不疼了,还是这么快血就不流了?你继续瞪啊。不止眼,手也是长在你身上的呀,”她甚至不屑于用手去指,扬扬下巴权当是提醒,“你还能还手呢,废物,你怎么什么都不做?”

唐暄观揭下来茶盏的盖子,随手一丢,碎在陆君谷的脚前,把他吓了一跳,以为唐暄观还要继续动手,居然下意识摆出一个防御的姿态来,装腔作势,引唐暄观发笑:“你搁这儿跟谁装娘们儿呢?一个瓷盖儿就被吓住了,胆子这么小,背着我动那么大笔钱的胆子哪儿来的?问狗借的?”

他一直不回话,像是认下了这些骂的都对,唐暄观觉得没意思,可惜自己茶喝得太快,要不然这会儿还能浇他一身。抬手把盏跟杯也扔到陆君谷身上,结果是躲也不躲,瓷器砸在身上又落回地上,结果还是一堆碎片。门外已经有匆匆得脚步声,大概是听见屋里的响动了。

唐暄观一把把他推到一边去,自己拉开门,正对上要推门进来的唐南湫。“湫儿,你来得正好,”唐暄观脸上又扬起讽刺的笑,“姑爷需要你呢,把他搀你房里去,今天晚上我可不想放什么东西进门。姑爷这么抬举你,还不快去谢谢。”

唐南湫满脸焦急一见唐暄观就换回了低眉顺眼,依言道了谢,却不是谢姑爷,而是拜谢二姑娘。唐暄观明白自己的气是因为谁,因此也不去迁怒,真像是要成人之美了。看也不看身后那堆垃圾,躲瘟疫一般快步走了。

唐南湫也跪倒了地上,等唐暄观走得没了人影才起来,这时她才腾出眼睛去看陆君谷,只是这副模样实在是出人意料,看来夫妻两个是真的打了一架,反倒是做夫人的衣着体面,看不出什么不妥,甚至鞋上连块泥都没有。

她站在一旁沉默片刻,见陆君谷没有动作,走上前去想搭把手:“姑爷的伤还要早些上药,请姑爷移步。”

陆君谷躲开了她的手,现在倒是敢抬起眼跟人对视了,他冷冷道:“你出去,把门带上。”

这是先生的吩咐,按理也是要听的,于是唐南湫就又好脾气得出去,像个布娃娃般听他们两个摆弄。

过了不长时间,门从里面被推开了,陆君谷理齐衣服,掸干净了身上的灰和泥,伤口也都擦干净了。他对着侯在门口的唐南湫吩咐道:“带路,你住哪间?”

“回姑爷,在院子最南边,二姑娘给我安排了两间。”唐南湫低头看地,也不去看陆君谷,等他迈步了,才落后一步跟了上去。

 

屋里的小丫头没跟唐南湫一块,她被留在屋里守门,这会儿已经烧滚了水,备着唐南湫睡前洗澡用的,不在卧房里。陆君谷在卧房的桌子旁坐下,唐南湫匆匆出去又匆匆回来,手上多了伤药跟棉纱。

唐南湫把药粉搁到桌子上:“伤口还是要早点收拾好,我已经吩咐了下人没有招呼不准进来了,只是没找到外厂产的面纱,拿来的是本地厂的,多少有些粗糙,姑爷且忍忍。”

陆君谷也没有出声反对,唐南湫就自己拾掇了清水毛巾,清洗过伤口,又一一包扎。他并不是石头人,唐南湫下手没有轻重的时候,他也会稍微躲一躲。

但是他一直没有出声,唐南湫也没有,空气在此处简直是凝结成块,两个人却没有什么准备打破僵局的打算。

直到伤口处理完了,唐南湫才说了一声,不等陆君谷有什么回答,又收拾好东西一并抱了出去。

陆君谷之前也受过伤,只是帮他处理伤口的人都不如这一次来得熟练,大约是她一直做的就是这么些事情,虽然感觉得出生疏,但居然还是有些熨帖在里头,算是他在二姑娘那里被羞辱了一整个遍的补偿。


评论
热度(1)

© 封易_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