吃拆吃逆
吃all吃替
吃衍生吃BG
且擅长对自己热爱的cp
亲杀亲埋

再逢明月(二)

我没有为你伤春悲秋不配有憾事,你没有共我踏过万里不够剧情延续故事。


陆君谷安慰自己,不能跟一个姑娘家置气,特别是这个姑娘家又倔刺儿又多,手段也跟刺儿一样多。

“你要往我身边放人,也可以,不过我总要知道这姑娘哪儿来的吧?”陆君谷放软了口气,在他心里这已然是往后退了一万步了。

唐暄观今天倒是很配合,很给面子,这口气也软了下来,一边揉着太阳穴一边细细道来:“这是管家三叔的女儿,从小跟我一起长大的。她往后没去处了,你就当成自己房里人收着。最近少去找那女人,老头人混着不知事就算了,我既然回来了,出门还是要脸的。”

说来说去还是陆君谷自己做下的糊涂事,在外头迷了头脑,当众显出跟吕故凤的亲近来,要不然唐暄观也不必跑这一趟。大宅里种种阴私,哪怕被小报三天两天拿出来博大众一笑,也是烟里雾里的东西,啧啧两声在舌头尖就停住了。可是到了外头,真人面兽心也要装出斯文败类的样子。

唐暄观跟陆君谷这夫妻有名有实,但碍于约法那三章,总亲近不起来。陆君谷心里多少有些遗憾,他从小向往的也是父母那一生一世,恩爱扶持,轮到了自己却做不了这样完满的一生。

今天早上或许真的是日头打西边出来了,这对夫妻不仅心平气和能坐在一起说话,陆君谷还一时兴起给唐暄观揉了揉头——她那头疼病是西医也看过中医也调过,从来不见好。

“……那边拖了这么些年,实在是不成了才退的,所以南湫就从老家又回来了。”

唐暄观被陆君谷揉捏得舒服,言语之中流露出当初待字闺中少女的软嫩来。陆君谷没见过几次她这个模样,心里痒痒,免不得勾着让她再多说两句。

“那三叔就没再给她找一门亲事?”

“哪儿是那么好找的,索性不找了呗……三叔是想把闺女留身边的,我给厚着脸皮要来了……嘶。”

陆君谷停了手:“怎么了?是不是按着哪儿了?”

“还是老地方,疼得很。”唐暄观低着头,显出极难受的样子出来,“刚才你按着的时候还挺舒服的,这会儿突然又疼得狠了。”

这怕是自己错手按住了哪儿,陆君谷一只手蜷在小腹上,搓来搓去,在自己家里变得局促起来。“我去……叫个医生回来看看。”

他人刚转过身去,手已经被唐暄观拉住了。她手心尽是冷汗,手背上青筋都凸起来了,抓他的力气却没有多大,陆君谷手上不疼,心里倒是一抽一抽的。他作为丈夫的那一部分在这个场景下分外活跃,已经身不由己开始心疼自己的妻子,这一刻他忘了唐暄观是怎么在日本一掷千金的,也忘了自己是如何背着她偷腥的。仿佛生来就是一对恩爱夫妻的他们,都不用唐暄观自己出言挽留,就明白此刻应当怎么做。

“暄观……”

陆君谷把她揽入怀里,用力揽紧,两个人轮廓竟然也能贴合得上,远处看也是不知深浅的一对璧人。

 

这个夜晚唐暄观是睡在大宅的,大概是出了正月第一次同房。缱绻之后唐暄观甚至动了想生个孩子的心思。

身体上一放松,思想就逃开了拘束开始四处飘逸,这心思来得汹涌澎湃,令唐暄观立时就想跟陆君谷脱口而出,又生生地忍住了。

她能被尊称一声二姑娘,熬得也不容易,只是老头子看不见,别的人都不瞎。唐暄观自己心里也有掂量,这些年她的身子大概早就坏了。能不能活下去是一回事,适不适宜孕育后代则是另一回事了。

就算还适宜,这个孩子也应该在一切平稳的时候到来,而不是这个多事之秋。

母性总是柔软且刚强,唐暄观自觉是个世俗女人,逃不过街头巷尾的品头论足,她也想有个孩子,能叫她有地方卸下一切在外伪装出来的强悍。

陆君谷觉察出她心思早不在自己身上了,翻了个身从背后抱她,呼吸喷在布满缭乱发丝的后颈上,“在想什么?”

唐暄观被骤然的体温惊了一下,心思的触角迅速回到壳里。妥帖整理好情绪才回话:“在想老头子。”

这倒是一个意料之外的答案,陆君谷甚至还僵硬了一瞬,体内沸腾的融融暖意也冷却下来。他又恢复平躺的姿势,从唐暄观身旁退开了。

“这一会儿,我们就不能说点别的么?”

“……说点别的?我们还有别的好说?”这一句真是戳到了不该戳得地方,唐暄观骤然无名火起。

在她看来,这桩婚事不过是一桩钱货两讫的买卖,她把陆君谷从小门小户里带出来,陆君谷帮她争到老头子的家业——能与合作伙伴交情在自然好,没有的话就当个搭伙的也没什么不好,偏生这人得寸进尺,还时时想在人前人后摆出一副痴情面孔,仿佛还有更进一步的可能。

“我们之间,难道就只能说说这些?”

唐暄观不留情面斩钉截铁:“对。”

她起身抓起床边的衣服,胡乱穿了一件,已然竖起了浑身的刺准备吵架,一个眼神钉过去,陆君谷已经红了眼眶,一个男人却摆出了女儿家的表情来,重话狠话就在嗓子眼里被噎得严严实实,一句也吐不出来。皮相真是顶顶重要的物什。纵使做戏也能浇熄怒火。

“……老头子似乎要重新找个账房来,清清这些年全部的帐。这不是什么好做的事,清醒的时间不长,找事儿的心思却不少。”唐暄观枯坐半晌,还是脱了衣裳又躺回去。陆君谷也顺从地凑过来,又是一副契合模样。

陆君谷亲亲她的头发:“不要紧,我做得很隐蔽,应该不会被抓到什么错处。”

“那等爹好一点了,我陪你去跟各处掌柜们走动走动。”

他点点头,又换了个更舒服的姿势,“睡吧。”

外面已是月上中天。

评论(1)
热度(2)

© 封易_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