吃拆吃逆
吃all吃替
吃衍生吃BG
且擅长对自己热爱的cp
亲杀亲埋

再逢明月(十八)

大概是最后的日更


“真是劳烦二姑娘了,”吕故凤脸上面无表情,嘴里倒是阴阳怪气,“自打二姑娘回来,这屋子是没少跑,每次到了外间伶俐几句就走了,真难为二姑娘还记得里间儿还有个人躺在那儿。”

唐暄观没理她,等唐南湫进来之后才瞟了她一眼:“我又不是来看你的,你安心坐着就是了。”吕故凤还想再说两句,唐暄观看也不看她,径直往后面走去了。唐南湫倒是礼数周全,不过吕故凤也不看她。

内间味道重,收拾得丫头也不情愿,趁着屋子里没别人骂骂咧咧的,听见响动赶紧停下,摆出一副恭顺面孔。唐暄观也懒得跟她计较,走近了看一眼,大概跟普通人家等死的老头没什么两样,眼睛半睁不睁的,没什么知觉。

丫头正准备悄悄退出去,...

再逢明月(十七)

珍惜日更


陆君谷脸上青一阵红一阵,杵在原地不说话了,唐南湫唯恐他们又吵起来,赶紧打断:“二姑娘,现下当然是什么也查不出来,管家这些年二姑娘做得干净,但是怕就怕,他们贼喊捉贼。”

唐暄观对着她,脸色还是稍微能缓和下一阵的:“一两个月没动静,这会儿不年不节的,他们动弹作什么?要是真有动静,那估计就是老头子回光返照,等不下去了。急个什么劲儿,一会儿湫儿跟我去后院儿看看去,什么就都知道了。”

“怕的是,可能不是老爷子的意思,”唐南湫压低了声音,“霍管事可不是大宅里的人,从外边调进来的,我也摸不清,万一他趁着老爷子不知事……”

唐暄观一拍桌子,喝道:“我看他敢!”

“他敢不敢我倒不知道,兴...

再逢明月(十六)

基本掐点,珍惜日更。


唐暄观一大清早回宅子用早饭,门房上收到订的早报,搁在饭厅的桌子上,最上面一页还被一封请柬压着。唐暄观进门就看见那一张黑金的请柬,特别晦气,看上去没一点正经人家的感觉,反而像是鸿门宴的门票。

她都没坐下,先打开了这封请柬。做得还挺精致,大约是连夜做好、一早送到府上来的,还有一点未散尽的油墨气息。扫了一眼,不过还是那些翻来覆去的客套话,随便寻个由头开场舞会,再让自家主子出来晃悠一圈,昭告一番天下我还没死呢。唐暄观小时候学堂也没怎么上,实在是烦透了这些繁文赘语,最后落款一看,果然写着“李寒郁”三个大字。

陆君谷比她稍来迟一步,不知道在院子里沾上了什么,抖擞着长袍的前卦...

再逢明月(十五)

关谷,哇QAQ


夜幕刚刚降下来的时候,唐家的晚饭就已经上桌了,唐暄观一向自诩待唐南湫亲厚,现在也不让她再伺候用饭了,不论什么规矩一起坐下吃就是。三个人论主仆论夫妻,不伦不类,倒是自己和谐得很。

唐暄观左手边是陆君谷,右手边是唐南湫,这个大家族中的小家庭已经定了型了。不管另外两个怎么想,唐暄观是满意的,唐南湫一直柔顺,有她在一个暴脾气跟一个糊涂蛋中间调和,总比整天鸡飞狗跳的强。

用完饭漱完口,清茶也撤了下去,都不用唐暄观看一眼,唐南湫自己都知道应该干什么。

“二姑娘,姑爷,我先退下去了。”说完还是一副当丫头时的恭敬样子,屈膝低头倒退着走,迈出了门槛再伸手把门关上。

唐暄观喜欢极了她...

再逢明月(十四)

更了更了 @何路归途 


喻也心急,踩着高跟鞋噔噔噔就往外跑,推开起居室的大门,在外面坐着的保全们就站起来了。

打头的那个伸手拦她:“喻小姐,管事说过……”

“我账本掉下面了呀!”喻也瞪了那领头的一眼,毫不客气地把他手臂一推,“要是丢了你能负责?”

领头的看看四周的人,其实他也只是象征性拦拦,喻也跟霍管事,哪个人都惹不起,她非要下楼,那要是拦得急了,不管出什么事情他们都担待不起。他站在这儿还在犹豫到底怎么办,那厢喻也已经往下走了。

门房婆子从后面追出来,看见他们站在这儿,气都不打一处来:“你们站这儿干嘛?愣着当木头桩子啊?”说着就从他们中间撞过去,追着喻也跑了,...

再逢明月(十三)

网页版是不能用新浪微博登陆了???

陆君谷欲言又止,只是唐南湫沉浸在自己的想法里没留意到。关于唐画皎的那一笔账,他和唐暄观都没有跟唐南湫说过,连提也没有提。
不管到底是真的把她没当自己人,还是这件事情是在她接手前发生的,没有第一时间跟唐南湫说,陆君谷总是有些不自在。他甚至还挺喜欢唐南湫的,于是这小小的负担感就更加时时冒尖儿。不管怎么说,他跟吕故凤原本打得火热,可是因为唐南湫就这么轻易地把两个人断掉了。
但是这样的事情到底能不能归结于喜欢和爱呢?
“她们之间有什么旧,我是想不出的。”陆君谷垂下眼帘,视线从唐南湫的眼睛上移走了,“吕故凤是家生子,她父母都是唐家老宅出来的,前朝的时候跟老爷子一起到的沪上...

再逢明月(十二)

作者有话说:舒芙的脱毛刀真好用扣诶扣


唐暄观猜得没错,柳词的确是要去打砸报社了,只不过刚抓着报纸准备出门,就被李寒郁拦下来了。

“先随他说去,你等个半日再去。”李寒郁悠哉游哉,“你要干什么我是拦不住的,不过你起码听我一句,等谁都知道了这家登了我的讣告再去砸,打仗也得讲究师出有名啊对不对。”

“这种丧气事儿,早打早了。”柳词实在是压不住这个火气,还想往外走,手都已经摸到枪柄上去了。李寒郁拉下脸:“站住!”

柳词在门口站住了,这个口气一听就是李寒郁开始正经了,往重了说,这会儿李寒郁说的每一句话可都是军令。他不大甘心,李寒郁其实没多少回真的拦住他横冲直撞了,毕竟谁也不是小毛孩子,多少都是...

再逢明月(十一)

请先复习场儿空间,再食用今日更新√


“这话不能这么说,对不对?”吕故凤捏着茶盏,一个劲儿地在杯碟里打转,“老爷现在身上不好,但是逢凶化吉的事情也不是没有过,哪里就称得上是天塌地陷呢?”

“夫人要是觉得我说的不对,是要咒老头子去死,那你直接跟他说呀!反正话都落地了,我又不会赖账。”

吕故凤脸上的笑实在是挂不住了,也怪她先对这个继女刻薄,现在反过来,自己要攀着人家的大腿讨生活,可不得受两句风凉话。

这么说都是有缘故的,小二十年前,吕故凤还是唐宅里一个使唤丫头,正经当家主母还是唐暄观的妈。那会儿的规矩可比现在要严得多了,吕故凤颇施了些手段才爬上了老爷子的床。等她稍稍得势,便有流言蜚语从墙...

再逢明月(十)

……我以后一定写完发完再出门


汽车驶离了茂名南路,往霞飞路开去。

距离不算远,这会儿路上行人车辆也少,于是司机开得飞快,陆君谷也没再动手边一叠报纸,而是有一搭没一搭跟唐南湫聊着家里的事情。

唐南湫其实回来以后就跟三叔和老爷子谈过,不准备再议婚事,往后就慢慢接手内宅事宜。唐暄观横插一脚,也只是打乱了节奏而已,故此她对内宅的事情分外上心,倒是比陆君谷还像个唐家的主子。大到哪个管事跟外头谁家有来往,小到哪个小厮跟丫头有了私情,扳着指头一个个数下来,居然有不少是陆君谷还不清楚的。

“有些我也是听二姑娘说的,她多少心里都有数。”唐南湫就算是在汽车后座的沙发上,也是坐得笔挺,“二姑娘似乎不是很...

再逢明月(九)


一般来说,沪上的名媛贵妇们逛街喜欢去霞飞路,那边是少有的,一整条街都用玻璃橱窗的地方。二姑娘向来张扬,只要是待在沪上,每个星期都要来逛一趟,陆君谷曾经对这有些微词,又不是店铺不会送名册来家里,何苦非要出去招摇一圈,还是自己没有陪在旁边的情况下,二姑娘在外人面前也记不起来要时时给陆君谷留面子。结果不用多说,又是大吵一架。

后来二姑娘久住日本,等陆君谷放开了胆子,常常陪着当时的女伴来这里,渐渐也明白了这里到底有什么魔力,能把如二姑娘这样的人都迷得颠三倒四。此番要陪唐南湫,自然也是叫司机径直往这里开,到了路口停下,留两个人拎包,慢慢走着逛个一圈来。说的只是来买些口红,但是口红买了,眉笔铅...

1 / 4

© 封易_ | Powered by LOFTER